做一个梦

梦里有钱

【毕侃】 跟你不熟

马兰花:



*都现编的,不太懂时间线,漏洞多,请无视
*糖真好吃,我好幸福好快洛



1.



“以乐华七人中除毕雯珺以外的任意一人为圆心,二十米为半径,必会出现一位非乐华的李希侃。



照李希侃这个闹腾性格,和同龄或者年龄相近的人总是玩得来。今天和这个勾肩搭背,明天串那个宿舍陪睡,就是跟毕雯珺不太熟,除了悠悠球和半兽人,交集寥寥无几。”




毕雯珺刷微博看到这个,觉得脑袋疼。




他和李希侃宿舍相邻,一天能见他八百次,通过细致的观察可以断定,勾肩搭背是真的,虽然勾的搭的都不是他,但串门儿陪睡绝对是假的。




过年放假,比回抚顺更重要的事就是玩手机,作为一名关注形象的爱豆,和怕不小心点赞的右撇子,他用微博小号默默搜自己名字,看完了所有对自己的评价。




刷过去总能看到蓝色的训练服,按说这也挺正常,蓝色就是他们练习生的保护色。但刷来刷去,总能看到一抹异色——李希侃的黄毛。




李希侃发色换的勤,这个长及眉眼、说顺不顺的黄发, 他一眼就判断出来是阿偶TV时期。




没想到只是教个悠悠球,反响能这么大。毕雯珺连刷几十条,从旁观者角度看了他和李希侃的“悠悠球教学失败视频”,配上不同的BGM,不同色调,不同截图,不同文案。



惊讶于粉丝的创造力的同时,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看李希侃的眼神,很不正常。



教玩球的时候看了一眼他的脸而已,那个眼神被镜头和敏锐的粉丝捕捉到,各种细品,看到粉丝说“有点直树湘琴的感觉呢”,他否认不了。因为当时是真的觉得李希侃低着头和悠悠球线纠缠的样子很傻,才看了他一眼,试图搞清楚他的脑部构造。



后面他一直是“心疼球”、“好难教”、“你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几种状态转换,但对天真的初学者李希侃,即使他拿反了球,看着他的脸,也发不了火,只能耐着性子手把手教。



虽然最后也没教成功,但现在看来,给粉丝们留下了宝贵的素材。并且成了俩人关系向前迈进一大步的契机。





前脚刚看完俩人的各种悠悠球教学视频,后脚就看到一个分析博,说李希侃跟乐华的谁都很熟,唯独跟毕雯珺不熟。




毕雯珺的重点先放在了“他跟我们乐华的每个人都很熟吗?没有吧”。



博主说的头头是道,有理有据,评论转发里一片附和。




估计是悠悠球的后劲儿大,之后俩人在官方渠道一直没什么交集,有了交集也被一剪没,给大家造成了“他俩不熟”的错觉。




毕雯珺不服,准备给李希侃发个微信。




鉴于没想好说什么,他又刷了会微博,搜的是李希侃的名字。




于是搜出来一水儿“李希侃机场唠嗑”、“李希侃侃侃而谈”、“李希侃畅谈人生”,一个个饭拍小视频,他都点进去看了,没有字幕的情况下,费了老劲才听懂李希侃在说什么,他从李希侃说的上到舞台下到床单的话题里,发现他叫人名都不带姓,只叫后俩字。




但是没听过他那样叫自己。




无论是谁,不带姓叫人总显得过分亲密,但比起“新淳”,他跟李希侃明显更熟一些。




想到这茬,毕雯珺也不知道在跟谁较劲,打开微信,给李希侃发过去一条新年问候:




“希侃?”


“干啥”


“这样叫你奇怪吗?”


“不奇怪啊”


“那你怎么叫我?”


“?”


“你叫我什么?”





网线那头的李希侃懵了,俩人加了微信,过年期间第一句聊天居然不是新年快乐,而是毕雯珺对怎么叫他的好奇。他不知道毕雯珺想要什么答案,思考了一番发现自己平时都叫他全名,觉得他应该不想听这个。




“我叫你什么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哎呀,记不住了,不太清楚”


得,看来毕雯珺是在套他话没错,他要是一个答不好,指不定会怎么样。说不定他在玩什么性格测试游戏,每种回答对应一个性格。





“我叫你名字啊”


“是吗,毕雯珺吗?”


“对,毕雯珺”


“你不觉得我名字很长吗?”


“哇,好长哦,三个字呢。”


“so?”




结合前面他叫自己“希侃”,李希侃推理一番,给出了完美答案。




“雯珺。”


“好的”







“哥哥”


“………”



“你们温州人是不是都这么嗲?”



“怎么,小贾也叫你哥哥吗?雯珺哥哥”




“不,你闭嘴吧,当我没问。”




最后俩人商量了很久,敲定了“老毕”这个称呼。




是李希侃先提出来的,说那个温州弟弟也这么叫他,而且俩人差不了多少,叫哥太生分叫雯珺太奇怪,还是老毕好,娴熟而不失霸气。




毕雯珺刚看到还不是很满意,敲了一行字准备驳回,正好这时候听到厨房忙活的妈在那喊:“老毕!过来搭把手!”,叫的不是他,是他爸。





突然就灵光一现,把打好的字都删了,给李希侃发过去一个“行,我很满意”。







2.



李希侃的表现让毕雯珺怀疑造谣他俩不熟的人是不是有预言功能,因为回廊坊以后,李希侃就开始装不熟。




在机场还当着粉丝面叫他“老毕”,回去以后又是另一副面孔。




而且跟逆着他来似的,李希侃打入乐华内部,和Justin三连抱,和黄新淳飞吻,距离贼近,还都当着镜头。播出去只会证实跟“乐华毕雯珺”真不熟。




在李希侃对乐华男孩们左拥右抱带飞吻的同时,毕雯珺只能坐地板上,伸腿瞪眼喊头疼。




头是真疼,李希侃让他头疼。




他一直寻思着怎么把李希侃扳回来,和他一起粉碎“不熟”传闻。




于是位置测评的时候,他看着李希侃走过来,刚好朱正廷也从自己腿上下去,他怎么看怎么觉得李希侃是接班人,等着他坐自己腿上。




但是没有,李希侃宁愿坐地上也不坐他腿上。




毕雯珺看到李希侃直接无视他,坐到头排C位地板上,就差没黑人问号脸,疑惑地看了眼状态正常的李希侃。




他把腿叉开,留出一点凳子,这样也能坐人,但再次被李希侃无视。




行吧,他的腿也好,凳子也好,都不如地板好,李希侃怎么着也不会坐他这儿了。




位置测评完,回寝室,乐华男孩们又走在一起。




Justin和范丞丞两位小学生兴冲冲的说起今天AOL组表演的时候他们的“公司battle”,虽然是乐华VS坤音,不是乐华VS麦锐,他没什么兴趣听,但还是听到了Justin那句“所有人都在跟我们喊”。




“所有人”,李希侃也在“所有人”里,那他应该也喊了。



论起关系,他怎么着也不会喊“木子洋”吧。




毕雯珺怀揣着一点小期待,回寝室收拾完以后,假装随便串门,串到了隔壁麦锐,碰上了刚出门的李希侃,和他撞了个满怀,刚好要找的是他,毕雯珺伸手往门框上一搭,拦住了他的去路。




“有事吗?”




李希侃在没镜头的地方倒不会躲着他,询问很自然。




“听说你们今天在我们组唱歌的时候battle了?”




“掰头?”




“就是喊,打call,知道吧?”




“哦…”




李希侃低头思考状。




“你应该也喊了,那你支持哪个公司呢?是我们乐华,还是坤音?”




“我……”




毕雯珺想听的当然是乐华,最好还是他的大名,但李希侃本着不撒谎不传谎的原则,在说假话让他开心,和说真话让他尴尬间犹豫。





“其实我喊了…罗正。”




毕雯珺的手一下子耷拉下去,表情也整个垮掉。




他这么一放手,李希侃就赶紧一溜烟跑了。




毕雯珺抬头,看到坐在床上一脸天真的罗正,他刚才一直在围观他们俩的“窃窃私语”,只是单纯的好奇。




对上毕雯珺的目光,他静止了一下,看到对方面无表情,不知道该说什么。




“Hi…毕雯珺,你好。”




“好,罗正。”




毕雯珺表情平静,语气却带点无情,仿佛忘记了俩人刚还在台上同台表演的“情谊”,把他名字单拎出来念了一下,才转身走人。






3.




毕雯珺看李希侃把他晾了几天,决定主动出击,打破造谣第一步,从约饭开始。




于是在廊坊一个寒冷的冬日,毕雯珺向打闹中的李希侃,发出了约饭邀请。




李希侃没有拒绝。




出门前毕雯珺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帽子口罩齐上阵,李希侃在旁边等着,有点无奈,说你这人偶像包袱也太重了吧,吃个饭而已,犯不着这样。




毕雯珺心说这是吃饭的问题吗,我发型被剪坏了都没戴帽子,跟你一起走却要戴帽子,绝对不是因为天冷,我是要测试这些粉丝的观察力,能不能看出来我是我。再者说,这个造型总能营造一种“我躲着你不想让你认出我是谁”的氛围,以显示跟旁边人关系的特殊性,此地无银三百两,歪打正着。




虽然说给李希侃的理由还是天冷,但露出来的脚踝出卖了他。




两个人出门很顺利,没遇上熟人,这正是毕雯珺期待的,他生怕碰上个好哥哥好弟弟,李希侃这个自来熟交际花,给对方打个招呼就得一起走,那就不是他们的二人时间了。




买饭的时候两人分工,一个管吃一个管喝,李希侃买了瓶可乐和柠檬茶,递给毕雯珺的时候他没接,让他把两瓶都拿着,交换是饭他一个人拎。




“你看现在环境污染多严重,能少用塑料袋就少用,我只要了一个袋子,把咱俩饭提一起,挺重的,饮料都你拿着吧,当举铁了。”




“哦。”




李希侃不懂为什么毕雯珺突然废话这么多,听说一个不太讲话的人撒谎的时候话会变多,因为要解释。




他右手可乐左手茶,把手缩在袖子里,大半个瓶身露外面,乖乖在前面走着。




毕雯珺故意低着头,瞥着李希侃的背影,觉得他喜欢把手缩在袖子里这点很可爱,他不管室内室外都喜欢这样,明明也是高个子,穿的衣服也不小,但一这样做,就显得非常小只。




想着也把自己左手缩进了袖子。




这样两个人并排走的时候,胳膊不经意间打到,因为没有皮肤的接触,也不会避开对方。





出门一趟毕雯珺就红光满面,觉得自己设计的这一出破冰法肯定奏效,但觉得效力不够,吃完饭又约李希侃出去散步。




“你看好不容易能休息,刚好也吃多了还喝了饮料,就出去走走,消消食,当减肥了吧。”





说起这些,毕雯珺就滔滔不绝起来,李希侃反而没了平常唠叨的样子,随便他拖着走了。




这次出门,天色已晚,路灯都亮了起来。毕雯珺摘了口罩,两个人默默游荡。




这次两个人手都空着,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李希侃勾毕雯珺的肩有点费劲,他也没想过要和这个大高个儿勾肩搭背。




毕雯珺就不一样了,李希侃在旁边,他一定出其不意假装随意一个重心不稳挂他身上,再借力把人拉近点儿。




李希侃觉得毕雯珺把自己当拐棍儿使,但冬天里这样暖和,说话也方便,就随便他拉扯。




“诶,你看附近有人吗?”




毕雯珺突然讲话,声音不大,但在他耳边,他听的很清楚。




李希侃觉得他把自己又搂紧了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以为有什么狗仔之类,往四周看了看,问:“咋?没什么人啊。”




其实有几尊大炮还是蛮显眼的,不过他们每天出门都能看到,看到粉丝的镜头跟看到路灯一样自然。





“没事儿,走吧。”




毕雯珺当然也看到了天网一样密布的镜头,希望这些站姐好好拍,他都特地离这么近了,怎么着也要拍双人的,不然就是给他俩截肢。拍完了随手一发,就能打破他俩不熟的传言。




而且,谁说乐华只有毕雯珺周围不会出现李希侃,现在他俩一起出门,勾肩搭背,距离为零,说着别人都听不到的悄悄话:





“现在,我方圆几里,只有你。”







——Fin——

评论
热度(1150)
  1. frigidity星期二想吃羊肉串 转载了此文字
  2. 糖果橙子酥星期二想吃羊肉串 转载了此文字
  3. 赛赛星期二想吃羊肉串 转载了此文字
  4. 我要发芽🌱啦星期二想吃羊肉串 转载了此文字
  5. 奥密成真马兰花 转载了此文字

© 做一个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