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梦

梦里有钱

【毕侃】避开

风车车:

《避开》


毕雯珺x李希侃


 


“我要学@#@##$%$%^”


“你会收球吗?”


“不会。”


“那今天先教你收球吧。”


 


在他越陷越深之前,真希望乐华的队长朱正廷能肩负起狗血剧必备恶婆婆一职,站在自己面前把黄明昊和范丞丞一起扛回来的那箱魔芋爽给他从头到脚地淋下去。


然后李希侃趁乱拿两包塞进口袋,一边逃跑一边回头大喊着保证:


“对不起!我从这一刻起再也不喜欢毕雯珺了!”


 


第二次公演。


很快轮到Sheep组上台了,李希侃和队友一起候场的时候,爱你组的黄新淳跑了过来,从他们排成一列的纵队旁边笔直走到朱正廷身边,帮他加油打气。面前拉着的大幕外面传来一阵阵尖叫和欢呼声,李希侃也紧张了。


李希侃有个毛病,一紧张就想找人唠嗑,这会儿他正好排在朱正廷后一个,于是强行插入了面前两人的对话。


“正廷,你紧不紧张,我好紧张啊!!”


朱正廷被他突然凑过来的脑袋吓了一跳,转而,脸上便露出安抚性很强的微笑,对他说:


“希侃你平常那么认真,肯定没问题的。”


明明自己也紧张到不行了还在试图安慰别人,真不愧是乐华的队长啊。之前小组里选C位的时候李希侃另辟蹊径,不去选C反而信誓旦旦要当leader,其实内心里也有点想成为这样的人。总不能一天到晚嘻嘻哈哈的吧。


“希侃,实在不行让正廷给你来一下子就好了。很管用的!”


看他还在恍神,黄新淳拍了拍李希侃的肩,一只手指向朱正廷。李希侃见状,乖乖地转过身背朝朱正廷,一边啧吧啧吧嘴感叹:


“你们乐华缓解压力的方式好清奇啊,这就是传说中的祖传挨打吗?”


被他逗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朱正廷点点头,


“你别说,还真是。”


李希侃有点小得意,虽然他不能给人什么安全感,但果然还是拥有一颗有趣又能逗笑别人的灵魂的嘛。这么一得意忘形,他嘴里还在酝酿的话就秃噜瓢似的说了出来:


“那毕雯珺也有这种挨打的癖好?”


“老毕一般不被打也不打人,他负责给我们手累的正廷递水。”


“哇,狗腿子。”


李希侃话音刚落,这次黄新淳和朱正廷一起大笑出声,引得队伍末的人也向他们这边张望。


 


“你们说什么呢?”


定睛一看来者何人,可不就是曹操本人嘛。面前高大的身影手里真的握有两瓶水,李希侃暗搓搓地吐槽:哇,这又是哪里来的团魂啊,都来给队长加油的吗?你们队长够强啦,有没有人关心一下幼小可怜的李希侃大帅哥啊。


只见毕雯珺把那瓶全新的饮料拧开盖子递给朱正廷,朱正廷理所当然地接过去向嘴里送,默契得让李希侃有点羡慕。他仰望毕雯珺,用鼻子发声道:


“我们家罗正呢?”


温州人瓮声瓮气的样子比平常还嗲,毕雯珺皱了皱眉头,答道:


“被我卖了。”


“好啊老毕,我辛辛苦苦养了两年的猪你就这么宰了!!!宰之前好歹告诉我一声呐,罗正你死的好惨啊啊啊”


他还在发挥表演余热,谁知道毕雯珺长腿一挪,罗正就从后边冒了出来,还是往常那副苦大仇深脸:


“李希侃你真的够了。”


说时迟那时快,红军不怕远征难,只要前方有亲人,李希侃冲上去就是一个熊抱:


“正呐,你真的特意来给我加油鼓劲啦?”


“是毕——”


罗正还没说完,李希侃一脸谄媚地往他垂在两边的手里找:


“我的饮料呢?”


“什么饮料啊,你又没跟我说要喝。”


好不容易把身上这块橡皮糖甩了下来,罗正耸了耸肩。李希侃大失所望,嘴角瞬间耷拉下来,本来就没多大的眼睛难受得眯成一条缝。


就在这当口,他面前出现了瓶喝了一半的农夫山泉。


正在假哭的李希侃从手指缝里看过去,他揪着自己身上的雨衣,差点两眼一黑:


啊,今天的毕雯珺怎么该死的这么帅的啊。


 


“喝我的吧,我没对嘴的。”


 


——都是堂堂正正男子汉,谁怕你对没对嘴哦。


李希侃同学,心理活动虽然是3D,面部呈现出的效果却是2D无误了。


在毕雯珺眼里,此刻的李希侃跟以往那个看着自己手上的绝版溜溜球还能开口傻乎乎地问几十块钱能买到,还挺好看的,一模一样的笨神情。于是,本来也打算帮他拧开瓶盖的那只手,转而成了拿着矿泉水瓶底在他脑袋上轻轻敲了敲。


看他捂着头一脸茫然望向自己的表情,毕雯珺摇了摇头。


 


他是当惯了社长的人,所以那天录制阿偶TV教李希侃不知不觉就认了真。李希侃开玩笑似的说了句,“要是早点遇到你就好了”,搞得毕雯珺以为他度过了极为不快乐的青少年生涯,于是决定满足他微小的悠悠球称霸校园计划。


录完阿偶TV两人一起回宿舍,在李希侃的宿舍房间前分开时,毕雯珺扯住了正要回去呼风唤雨的那家伙的兜帽。他力气不大,却一手就把那个男孩扯回了自己身边。


“明天训练完回来以后,到我宿舍叫我一声,我到楼梯间教你下一个动作,你不是想学那个@##$#%@%%$%吗?”


“啊?可是罗正他们在叫我玩狼人杀诶!”


“那算了。”


毕雯珺松了手,意识到自己想的做的都有点多余。


“别啊别啊师父!师父,一日为徒终身为徒,你忘了我们师徒一起称霸廊坊的梦想了吗!”


李希侃一个激动,两只爪子没有分寸地一把握紧毕雯珺的手,毕雯珺低头看看那十根连球绳都弄不好的手指,刚想说点什么,只听见房间里有人喊道:


“李希侃,蹲门口磨蹭什么呢!八缺一了啊!”


“明天见。”


毕雯珺把他的爪子扒拉下来,手插进口袋里准备转身回自己屋。走两步没走动,回头看,李希侃还拽着自己衣角,笑得眼睛都没了,厚厚的浅色刘海在额头上飘来飘去。


“那什么,明天出来的时候给我带两包昊昊弟弟的魔芋爽!”


 


悠悠球集训进行了一个礼拜,毕雯珺给李希侃顺了黄明昊十四包魔芋爽,骂了他十七次笨蛋。


以防李希侃把毕雯珺的绝版溜溜球摔到各种墙壁栏杆上,他们在楼道上最宽敞的地方练,来来往往路过的练习生和工作人员从饶有兴致地看热闹(李希侃被骂)到见怪不怪,林彦俊还因此有了灵感,发明了突破自己无聊记录的新梗分享给蔡徐坤:


 


遇到有人在玩溜溜球并且玩得很烂要怎样?


毕(bi)侃(kai)呐(na)。


 


满嘴满手油,蹲在离旺仔宿舍最远的那个楼梯间连续吃完两包魔芋爽的温州人越想越弄不明白,他到底图什么,难道真图这两包别人家魔芋爽的刺激吗!


他想我这么有趣的灵魂,怎么一到这个人面前就掉线了呢?天天牺牲自己的宝贵时间在这儿和毕雯珺瞎胡闹。还是他和悠悠球命中犯冲。


毕雯珺插着口袋斜靠在门框上看着他,一脸无语加嘲笑。李希侃眼疾手快,沾满油的手指舔干净两根留了一根,一把勾住毕雯珺手肘那儿的袖子。笑嘻嘻地:


“我腿麻了,拉我一把啦。”


或者是他有受虐倾向,就喜欢十个巴掌以后的那唯一一点甜头。七天里有一天,毕雯珺被他缠得没办法,给他按摩了手腕。他就想着,这个人的手指那么修长,按压自己腕上青和紫的脉络,用十指相扣的姿势帮他放松手掌,害得李希侃那天跟梦游似的回了宿舍。


罗正戳穿他:别是看上谁了吧?整天夜夜笙歌夜不归宿夜长梦多。


李希侃呆站在原地,手里的袜子才脱了一半,脸爆炸通红。伶牙俐齿的小狐狸半天吐不出一个字,只好半夜跑去罗正床上扮鬼压床,对他实施忘掉白天发生的一切之终极催眠术。


 


那天后的第二天,训练特别特别累,李希侃的脑子还被罗正那句没心没肺的话给彻底击溃了。好不容易回了宿舍,沉浸在钢铁直男突遇十几年人生特大冲击的阴霾中,他心不在焉地晃着手里的悠悠球,毕雯珺叫了自己名字好几声也没听见。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想见到面前这个人,还是最好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最后,高个子的男生也有点不耐烦,一把把球抢了过来,声音冷冷道:


“李希侃你还学吗?”


李希侃心里那点小九九一引即爆,甩手道:


“不学了不学了!烦不烦呐。”


“哦,那算了。”


毕雯珺没再多给他一个眼神,转身,迈步,迅速脱离了李希侃的视线范围。


 


——喂,就不能对我说一句好话吗?


——我今天真的很难受。


李希侃顿时就明白了,那个选择题的答案是前者。


 


那天过后,悠悠球称霸廊坊的计划彻底泡汤,他和毕雯珺再没单独相处过。


下了直拍舞台,三个通宵的训练终于被接下来的漫长假期代替。所有小组结束录制后都回到待机室,张PD给每个人包了个大红包,足够李希侃在短时间内成为手机小游戏上的氪金大佬。


然而,他看到朱正廷和范丞丞轮流在毕雯珺大腿上坐着,自己赌气似的从好好的座位上跑到两排座位正中间的地板上,一屁股坐好。离毕雯珺十厘米,他们谁也没看谁。


一想到自己早就订好了放假回家的机票,一想到可能接下来好长时间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了,他心里居然不是百分百的对妈妈姐姐以及牛肉大餐的喜悦。


 


导演说结束后,所有人一哄而散。李希侃的耳坠不见了,留下他一个人满屋子乱找。毕雯珺没和乐华其他人一起走,早就看到之前坐地板上气鼓鼓的李希侃把耳坠链子绕在手指上绕啊绕。


——你以为这是悠悠球啊。


他忍住没有说。定位精准地在自己座位椅子下找到了那条银锁链,拍拍蹲在地上呼天抢地的那个人,把手摊开,伸到李希侃面前。


从不知道来者何人的狂喜,到意识到是自己的微妙,毕雯珺很佩服李希侃表情的丰富与崩坏程度。麦锐的表情管理课,看来也不怎么样嘛。


 


“那个那个,老毕,不,雯珺啊。”



毕雯珺印象中李希侃可从来没这么叫过自己,好像第一天认识的下午,他就十分自来熟地老毕来老毕去了。


“嗯?希侃。”


“呃呃呃呃呃,别了别了,还是叫你老毕吧,不然这是什么偶像剧打开方式啊。”


“恶作剧之吻吧。”


毕雯珺勾起嘴角,脱口而出。


“哈?”


李希侃还在懵逼中,毕雯珺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道:


“你要跟我说什么,想说就说,我又不会吃人。”


“我就一个问题!”李希侃一脸视死如归,“你还在因为我说不学悠悠球生气吗?”


“你以为我是小学生吗?”


毕雯珺翻了个白眼。


“那我不想学也没关系吗?”


“笨蛋。”


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字眼,李希侃如临大赦,面部表情终于又自由自在地舒展开来,眼睛笑成老弧度,一面不忘虚张声势:


“第十八次了啊毕雯珺,叫我笨蛋超过二十次我就跟你拼命了,我李希侃大帅哥也是要面子的好吧!”


“笨蛋。”


“喂你!!”


 


“雯珺,吃饭了,其他人都在等你呢。”


房间里突然响起第三个声音,李希侃看过去,朱正廷正一脸担忧地看向自己和毕雯珺这边。他赶忙伸手推了推面前的毕雯珺,小声哔哔走吧走吧大瘟神。


“我在前二十等你。”


毕雯珺走之前,猝不及防撂下这么一句话。


正在别耳坠的李希侃有一瞬间失了神,他向前看,毕雯珺就站着离自己不远处,接着道:


“嗯,到时候你们公司要是只剩下你一个人了,记得坐到我旁边来。”


 


说完,头也不回向外走去。


 


李希侃顿在原地。


——什么啊,明明自己也是个吊车尾,还敢装什么江直树。


半晌,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END.



评论
热度(723)

© 做一个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