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梦

梦里有钱

【昊丞】万人非你

時時:

*一个破镜重圆的故事,现实向略伤感,HE


*二人成年设定


*一发完,全文1w+


*涉及到一些经纪公司和节目走向的事情完全是我乱说,有bug请轻纠


*写完之后发现丞昊丞没差,喜欢两个都是有性格有脾气有坚持的男子汉


 


00


也许爱情一开始就在那了,只是你没发现。


 


01


初恋是什么样的?


被问到这个问题的黄明昊笑着躲了躲,然后熟练地卖了个萌说:“我的初恋是我的粉丝姐姐,不过现在她们都是我的妹妹。”说完还朝着镜头眨了个眼。


 


已经二十四岁的黄明昊长开了五官使劲拔了身高变得越发成熟帅气,可只要他想,总能变得俏皮可爱,也难怪某些社交软件上多得是喊着我们贾宝贝永远十六岁的女粉丝。


 


采访的记者也被他逗笑,回了一句Justin嘴真甜,不知道粉丝们满意不满意这个答案呀。


 


黄明昊一本正经地点头,她们肯定满意,说完露出了个甜甜的笑。


 


02


范丞丞是在车上无意间刷到这则采访的,采访配的标题是[Justin首谈初恋]。


 


确切的说只有这个从某个采访里截出来的片段,现在的黄巨星稍微和哪个女艺人接触的多了些第二天必然上热搜,更何况是直接指向初恋的问题,哪怕是个抖机灵的回答也被营销号拿来宣传炒热入了范丞丞的眼。


 


范丞丞不能否认在点开这个视频的时候手是抖的,哪怕他知道视频那头的那个人一定不会透露半分过往,毕竟偶像的恋爱是被绝对禁止的。


 


可在看到被营销号刻意解读过的文案时,他还是心虚。


 


多好笑,别人的初恋哪怕微甜或苦,可都坦坦荡荡,能在多年过后缅怀或释然。


 


而他的,只能揉吧揉吧塞在心里某个角落里,假装那不曾存在,连看一眼都觉得难受,像一株花,没开出来根就烂了。


 


03


 


少年人的恋爱谈起来得莫名其妙,就如同他们的喜欢一样。


 


两人的恋爱始于爱X艺某个综艺节目的录制,节目打着的名号是去寻找一百分之九的优秀。


 


封闭的录制场地,残酷的赛制和日复一日的训练比拼,承认自己的不足或感概努力的成效,身体和大脑的疲劳消磨了不少人的意志,在这种高压情况下,少年会产生一些疯狂的想法也很正常。


 


比如,在众目睽睽之下,和自己的队友谈个恋爱。


 


黄明昊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喜欢上范丞丞的了,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欢范丞丞,只是记得某一天他路过训练室,看见范丞丞一个人坐在里面,坐在地上头靠着旁边的椅子,一副很累的样子。


 


汗水从他的眉心滑下来,划过鼻梁再到下巴然后被粗暴地用袖子抹开,被袖子蹭到的嘴唇染上殷红。


 


黄明昊记得自己走了进去,吻上了那双看着就很柔软的嘴唇。


 


然后他就被范丞丞推开摔倒在地上,范丞丞看着他,红了眼睛伸手要打下来可还是停住了。


 


黄明昊听见他问:“你疯了吗?发什么神经?”


 


“范丞丞,和我谈恋爱吧。”


 


然后他又听见自己这么说。


 


04


 


范丞丞不记得自己为什么答应了黄明昊的荒唐请求,他甚至都不知道那算不算是一个请求。


 


他只记得那个午后的训练室,疲惫的身体和几乎要被消耗干净的精力还有那个突如其来根本不记得感觉的初吻。


 


他记得自己当时推开黄明昊的时候心里是憋屈的,不记得有没有愤怒,可当时却感受到铺天盖地而来的委屈,他突然很想哭,可哭也浪费精力。


 


正巧,面前正有个可以发泄的借口,于是他拽住了黄明昊的领子伸手要打下去。


 


他停住了。


 


他觉得,他可能一辈子也忘不掉黄明昊的表情,快乐和悲伤,满足和绝望怎么能这样集合在一个孩子的脸上,更何况,这个孩子才十六岁。


 


他不记得自己问了什么,可他记得他听见了什么。


 


那个孩子用着要哭出来的腔调说:“范丞丞,和我谈恋爱吧。”


 


他听见自己回答好。


 


05


 


两人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谈起了恋爱。


 


两个未成年的初恋哪懂什么包容体谅,喜欢与在意的区别尚且分不清,便也只能靠着时不时的惊喜和甜腻的话语来维持证明。


 


这段恋爱刚刚开始的时候,两个青涩的少年会偷偷在厕所接吻,嘴唇碰嘴唇而已,哪有什么乐趣可享,可做坏事的刺激感还是带给了二人快乐的体验。


 


偷偷打完一个啵,再装模做样一前一后从厕所出来,被别人询问或注意到的时候都各自找好借口轻松应对,然后再对视一眼悄悄地一起笑。


 


似乎也是甜蜜的。


 


可练习生真的太累了,随着赛程的推进,留下来的人越来越少,而剩下的人也承担了更多的压力和练习,很多与黄明昊交好的哥哥也相继离开了这个舞台。


 


事情就是在那段时间失控的。


 


他记得在看到某个哥哥流着泪和他告别拍着他的头叫他加油的时候,心里的恐慌和不安都堆压在了一起然后在夜晚的时候爆发了。


 


他爬上了范丞丞的床。


 


还在睡梦中的范丞丞被吓得惊醒然后被堵住了嘴唇。


 


察觉到来人是谁后,范丞丞放软了身体接受了这个吻,他轻柔的抚摸着黄明昊的后背,一下又一下,等这个漫长的嘴皮贴嘴皮结束后,范丞丞安抚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见自己怀里的人说道:“丞丞哥,我们分开吧。”


 


黑暗里,范丞丞听见自己说好。


 


06


分开之后相处方式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


 


他二人相识太早,熟悉和亲昵仿佛都刻在了骨子里,更何况黄明昊在分手之后反而打着弟弟的旗号更过分地要抱抱要安慰,大概是因为再也没有理由要亲亲了吧。


 


范丞丞一直好脾气地陪着他,要抱抱可以,要安慰他嘴笨说不出话就只抱着黄明昊一遍一遍地摸他的后背,末了拍拍他的后颈像对待一只猫一样。


 


只是到了晚上的时候,范丞丞发现自己很长一段时间都睡不着了。


 


每次闭上眼睛耳边都会响起黄明昊的声音,他听见他说“范丞丞,和我谈恋爱吧”又听见他说“丞丞哥,我们分开吧”他渐渐记不住黄明昊说这些话时候的表情,可这些声音却在他耳边重复得越来越越频繁,到后来他都不知道一遍又一遍的到底是不是黄明昊的声音,只有相同的字句一遍又一遍地在耳边响起,有时是女子尖利的声音,有时是孩童稚嫩的嗓音,可再也没有出现过,黄明昊的要哭出来的声音。


 


原来他比自己想象得要更在意那段胡闹的关系,原来他比自己想象得更喜欢黄明昊。


 


失眠带来的是越发惨白的脸色,眼底下脂粉盖不住的乌青还有越来越脆弱的神经和越发感到疲倦的身体。


 


大概是他的反常和累表现得太过明显,导演在某次单独的访问结束后叫住了他给了他手机,然后用轻柔的嗓音跟他说:“丞丞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吧,没事我们不录,放心吧。”说完导演走出了访谈室并给他关上了门。


 


那是一场长达一个小时的专属于他的电话时间。


 


和妈妈的对话一如往常,范丞丞乖巧的回答妈妈的问题,嗯,不累,没瘦,食堂的饭很好吃,大家人都很好,然后又耍赖撒娇嚷嚷着回家要吃什么东西,悄悄抱怨一下自己的几个导师的之前没发现的小怪癖,杂七杂八闲扯了一通,最后挂掉电话的时候范丞丞抽了抽鼻子,眼眶不知不觉红了起来。


 


最后一通电话是姐姐打过来的,范丞丞愣了一下抬眼环视一圈才想起没有摄像机,于是接起了电话。


 


然后他甜甜地叫姐姐,电话那头的人笑,她也问了一些稀疏平常的问题,丞丞一一答了然后说一句姐姐你真啰嗦,和妈妈一样。


 


之后是长达几十秒的沉默,姐姐再次问了一遍


 


“丞丞累不累啊?”那样豪爽霸道的女子放柔了声音,压低声线仿佛在唱一首摇篮曲。


 


泪是在那一瞬间憋不住了的,范丞丞知道他哽咽的声音一定一丝一毫不差的传到了那人的耳朵里,于是他不再藏,抽噎地叫着姐姐姐姐。


 


他说:“姐姐……我,我太累了。”


 


07


范冰冰的到访对于节目组无异于是个惊天大新闻,导演在看见范冰冰的时候仿佛看见了无限倍数上涨的转发量和话题度,基于对这位大咖的尊重,总导演还是去询问了范冰冰可否参与录制剪辑,人称范爷潇洒地摆了摆手表示随便拍,然后就叫助理把带来的礼物分发给了每一位工作人员,最后她将一个礼盒塞到导演手里,悄悄和他说,镜头少点。


 


导演点头表示明白,范冰冰摇头说:“是丞丞的镜头少点。”


 


随着留下的人越来越少,每人独享的镜头数自然也就越来越多,何况是自带话题的范家弟弟范丞丞,镜头越多练习生们展示自己的机会就越多,粉丝也能越来越多。所以范冰冰这个要求确实出人意料。不过导演到底阅历丰富,深谙为人处世的规则,收了人家好处只做到便是,其中缘由倒不必追究。


 


范丞丞是在休息室见到范冰冰的,脸上的惊讶藏也藏不住,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剩下的所有练习生,其他孩子见到范冰冰的时候都鞠了个躬问冰冰姐好。


 


范冰冰也挂着优雅的笑容冲他们点头,然后她招手说:“丞丞来,姐姐和你讲个事情。”


 


08


当期节目播出的时候微博和收视率都爆掉了。


 


节目正片收录了范冰冰几个霸气的身影和眼神,还有她一段接受节目组采访的镜头,那位熟捻于镜头的巨星谈吐得当,落落大方,节目组倒是很巧妙的将故事剪辑成了姐强弟弱的打闹场面。


 


而那些亲昵温情的拥抱和安慰,私藏在了未播出的视频源里,然后被拖进了垃圾桶永久删除。


 


范丞丞大概是没想过姐姐能为他如此的,请假离组不怕舆论非议只是在听到他止不住的啜泣后来到他身边。


 


他还是将这段荒唐的恋情告诉了她。


 


在远离了摄像机收音话筒的宾馆房间里,他像一个等待宣判的死刑犯一五一十地将罪行复述,然后等待死法的绝判,凶匪当斩首,巫邪用火烧,海盗被吊在城门。


 


而他是尝了禁果的亚当,千刀万剐,死不足惜。


 


范冰冰沉默了很久之后抱住了自己的弟弟,她温柔的一下又一下摸着他的头发然后笑。


 


“不知不觉,丞丞已经长了这么高了,我们丞丞是大孩子了。”


 


没有意料之内的责骂,范丞丞回抱住姐姐问为什么。


 


冰冰笑,她收紧了这个怀抱然后说:“姐姐在外面这么多年,学会的唯一一件事情大概就是不去苛责你爱的人吧,外面那么多人,怀抱着善意的却寥寥无几,我们有时需要去面对满世界的恶意。”


 


“姐姐苦过,知道要去应对那些已经太累太难了,我们丞丞还小,姐姐是不希望你辛苦的。”范冰冰拉开范丞丞,与他对视。


 


“丞丞,姐姐希望你记住,家人永远是你苦难的分担者而不是施加者。”


 


所以她不在乎外界评价用了弟弟的头像作应援,所以她积极转发推广与弟弟相关的东西,安慰他关怀他渴望给予他最大的鼓励与支持,她在外打磨多年,如今取得如此成就,可最初的愿望也不过是让家人幸福平安罢了,她本想为他铺平一条最好走的路,可还是让他受了诸多委屈。


 


范丞丞尚且还小,一身肉体还未长出铠甲。弯弯绕绕的东西体验不来,外界的声音依然能轻易伤害他,可幸好,在风雨里有人愿意为他撑起一把伞然后张开怀抱告诉他:“丞丞别怕,累了我们就回家。”


 


09


距离节目结束也不过几周,范丞丞还是留了下来。


 


粉丝们哭哭啼啼抱怨wuli丞宝镜头变少了,怀揣着恶意的人们在旁边冷嘲热讽。


 


有时这些话都会露一些到他的耳朵里,他让自己不在意,可黄明昊却受不了这样的闲言碎语。


 


黄明昊抱住范丞丞声音憋屈:“他们凭什么那么说你呀,明明你那么努力了。”


 


范丞丞任由他抱着,姐姐那天并没有对那段感情评论任何,也没有告诉他任何处理这件事情的方法,她只是温柔的和他说:“姐姐没有权利去评价丞丞的任意一段感情,男孩子也好,女孩子也好,姐姐只希望丞丞不要后悔,但丞丞你要记住,不要去伤害你爱的人。”


 


他记住姐姐的话,怀里抱着的这个人,他依然喜欢。


 


既然喜欢总是该好好待着的,想来多年后总不会后悔付出过一片真心。


 


至少他坦荡。


 


于是他轻轻捏了捏黄明昊的耳垂叫他不要担心


 


怀里的人轻哼一声抱他更紧,慢慢地范丞丞感觉肩膀传来一阵湿意。


 


 


10


黄明昊结束完一天的采访录制只觉得身心俱疲,他坐在车的后座上缩成一团,打开微博刚想要搜一下搞笑博主就被热搜首位的[Justin 初恋]弄得没了心情。


 


后知后觉地想到今天确实是那个访谈节目的播出日期。


 


他将手机递给前排的助理,戴上眼罩准备眯一觉,助理看他疲惫不堪的样子确实心疼,可被嘱咐了的事情还是要做。


 


“Justin?”助理小声的问,那人哼了一声。


 


“朱正廷老师在你录制的时候打过一次电话,打的是工作号码。”


 


黄明昊又唔了一声示意了解,半晌他慢吞吞地回了一句好,我等一下给他打过去。


 


朱正廷接到黄明昊电话的时候是凌晨三点。


 


他按着眉心从床上爬起来接电话,如果不是对面人的哭腔太重他抱怨的话能串成rap直接扔过去。


 


“Justin,你怎么了?”朱正廷耐下性子来问,到底是个从骨子里温柔的人。


 


“我没事……我就是有点难受。”


 


“喝酒了?”


 


“一点。”


 


……


 


朱正廷陪着黄明昊无意义地车轱辘话导了好几回,到最后朱正廷实在受不了。


 


“黄明昊,我明天下午有个采访要做,你要么把要说的话利索地吐出来要么就憋着一句也别跟我费时间了。”


 


一时间朱正廷只能听到来自电话那头黄明昊呼吸的声音,过了好久他听见黄明昊喊他。


 


“队长。”


 


队长这个称呼,已经很久没有人喊过他了。


 


从某个综艺节目结束之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过这样一个称呼了。


 


那个百分之九的节目朱正廷也参加了,作为乐华七子的队长,他留到了最后,后来才发现那并不是真正的出道,那条路从他们参加这个节目的那一刻开始就走了出来。


 


最后的九人练习公司不同,利益方向不同又怎么会真的组合在一起,不过是一场盛大而虚幻的表演秀而已。


 


节目结束,尘归尘,土归土。


 


他们还是回到了梦起点的地方。


 


不同的是,开始有数不尽的橄榄枝伸到了他们的面前。


 


他们最开始的梦是一样的,和身边的人组合一起出道,一起被人喜欢,一起努力成为最强天团。可只要差距开始产生,间隙也就生了。


 


就算他们七人不在意,粉丝的意向心愿公司却不能不重视,毕竟他们是偶像。


 


演员贩卖演技,歌手贩卖声音,而他们贩卖的是自己。


 


“队长。”电话那头的黄明昊开始喊他,他说:“我好想他。”


 


七个人还是没能一起出道,与粉丝之间产生的矛盾有关,与公司对几人的重新定位有关,更重要的是,范丞丞离开了。


 


11


范丞丞离开的前一天和兄弟们吃了个饭,那家饭店很高级,菜肴合口服务生也得体。


 


黄明昊经常会想,范丞丞为什么要选那样一个好的地方和他们告别,难道舒适的场所能减轻分毫他带来的伤害吗?才不会,只是平白浪费了一个好地方。


 


黄明昊还记得那天他们在包厢里胡天胡地,哪怕未成年也开了几瓶啤酒豪爽地碰杯,价值不菲的香槟被他们晃开,气泡和酒水一起冲出来浸湿了彼此。


 


在那么快乐的时候,范丞丞敲了敲酒杯然后说道:“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心照顾,今后的路恐怕不能一起走了,今天这顿饭算我的,你们随便吃。”说完他一饮而尽杯中的酒,走出了包厢。


 


他那样潇洒地离开,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等黄明昊追出包厢想要讨个说法,已经找不到他了。


 


黄明昊回到包间,看到被他放在桌上的那瓶香槟,摇晃的力度太大所有的酒都随着泡沫喷了出去,瓶里只剩了一些壁挂,已经不值得喝了。


 


那瓶香槟,本来很贵的。


 


12


范丞丞自此和他们断了联系。


 


13


范丞丞接到李权哲电话的时候刚下飞机。


 


他带着口罩走在贵宾通道里,偶然看见了一张姐姐的海报,他走到旁边,轻轻侧身,身边的助理熟练地为他和画上的美人合了张影。


 


此期间电话并没有断。


 


范丞丞一边听着电话一边走路,用鼻子发出的声音来回答对面的问题。


 


最后他终于走完了那条长长的贵宾通道然后对着电话那边的人说:“好。”


 


14


有个残忍的秘密是


他只与你老死不相往来。


 


15


重逢是在朱正廷的生日聚会上。


 


三十而立,这个生日注定不能敷衍了事,该来的人一个都不能少。


 


李权哲说:“正廷哥过生日,你必须要来。”


 


范丞丞答:“好。”


 


回答干脆痛快到叫人惊讶,李权哲甚至觉得自己之前东扯西扯只是为了找一个合适的话题切入点的行为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李权哲到底是坦诚的性子,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补充:“Justin也会来。”


 


范丞丞笑:“嗯,队长对他确实好,他不来未免太不够意思了。”


 


一句话说得体面到位却分毫未表露自己的情绪,李权哲听得心里直痒特别想把手伸到电话那头去猛摇他的肩膀然后问那你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啊,他来你高不高兴。


 


“当然高兴,我们七个这么久之后还能一起聚一聚也挺好的。”


 


听到对面的范丞丞放软音调的回答,李权哲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把问题问了出来。


 


他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干巴巴地重复范丞丞的句子:“是啊哈哈,挺好的,是挺好的。”


 


 


 


16


喜欢是藏不住的,嘴巴不说就会从眼睛里跑出来,闭上眼睛下意识也会去牵心上人的手,绑住手脚还有一颗炽热的心在怦怦地跳。


 


何况是两情相悦。


 


到底是朝夕相处的兄弟,还是被发现了端倪。


 


两人的相爱成了乐华另外五人中公开的秘密,也成为了短期内他们常提起的话题。朱正廷担心这份爱会带给他二人伤害,说到底还是小孩子,根本不懂得爱人与被爱,口不择言,猜测妒忌,任何一个小的矛盾都有可能爆发成一场灾难,何况是在这么紧张的特殊时期。


 


他还没决定好以什么理由来和两人谈谈,这份恋情就结束了。


 


是范丞丞告诉他的,那人给他的微信留言是:谢谢队长关心,我们结束了。


 


朱正廷盯着对面的短短的文字泡看了很久,才打下三个字。


 


好好的。


 


范丞丞没有再回复。


 


之后便是范丞丞的低谷期,失眠,失误,失了心魂。


 


他的反常与黄明昊越发的积极形成了对比,李权哲单纯善良,曾经想撸着胳膊袖子去和黄明昊理论,被丁泽仁拦住,他说:“权哲别冲动,多的是你看不见的。”


 


多的是你看不见,多的是你不知道,多的是你想不到。


 


可如果人们,只信自己所看的,只了解能被了解的,只想到自己能想到的,那那些被埋藏的,被压抑的,又该怎么办?


 


17


 


范丞丞曾为两人的恋情被队友知道而感到过难为情,现在却只觉得庆幸。


 


昔日队友对于关于那人时谨慎的言辞,小心翼翼的态度仿佛成为了除了难过和委屈外唯一能证明他们曾一起做过一个不合实际的梦的证据。


 


又或许觉得当时那是梦的,只有他自己。


 


18


朱正廷的生日成功霸占了当日微博的首页。


 


无论是粉丝应援,生日慈善还是某某送仙子祝福都轮番的在热搜榜上换。


 


只有一个话题霸占榜首,旁边一个爆字:神七八年后再聚


 


19


黄明昊还是喝醉了。


 


在生日派对的后半段,所幸剩下的只有他们七个了。


 


黄明昊酒品并不好,他喝醉了后爬上桌子嚷嚷要唱歌,一会儿唱生日快乐,一会儿唱好汉歌。


 


黄新淳和毕雯珺纷纷掏出手机来记录小朋友的黑历史,朱正廷怕他摔着要去扶他下来。


 


黄明昊躲开朱正廷递给他的手,然后抱着酒瓶当麦克风说:“范丞丞,范丞丞在吗?”


 


“范丞丞,有人给你点歌了,来……下面一首真的好想你送给丞丞!”


 


范丞丞听着他跑了掉的献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将他从桌子上拉了下来。


 


“别闹了。”范丞丞说。


 


黄明昊红了眼眶抱住范丞丞,不再说话或唱歌。


 


“别闹了。”范丞丞又说。


 


黄明昊咬住下唇,努力收紧了自己的怀抱,摇了摇头。


 


“别……”


 


“没有闹!”黄明昊突然推开范丞丞,像个孩子一样嚷了出来。


 


他力气太大又喝了酒,把范丞丞推开的时候自己也退了几步,撞上旁边的桌子碰倒香槟撒了他一身。


 


喝醉酒的小朋友耍脾气:“朱正廷你为什么要摆香槟啊,不知道我最讨厌香槟吗?”


 


朱正廷正要劝慰他几句被范丞丞拦住,他说:“让他闹吧,脾气发出来才痛快了,小孩子嘛。”


 


几句话不知怎么刺激了黄明昊,他急红了眼睛瞪着范丞丞嚷道:“我没闹!我也不是小孩子!”


 


范丞丞笑:“好好好你不是小孩子,你也没有闹。”


 


黄明昊看着范丞丞笑突然蹲了下去,他闷闷的声音传来带着哭腔:“又这样,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你能不能别这样了……”


 


范丞丞盯着蹲在地上的黄明昊看了一会儿,然后他说:“Justin,你想谈谈吗?”


 


20


房间的门被撞开,黄明昊推着范丞丞进去而后用脚关死了门,两人一起摔倒在床上。


 


范丞丞被压着,被亲吻着。


 


孩子的吻技这么多年也没长进,之前只懂嘴唇碰嘴唇,现在也只会像只小狗一样胡乱的舔咬,他一直找不到入口动作开始变得急躁起来,范丞丞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后背算作安慰,然后张开嘴准许了他的进入。


 


依然是个没有技巧的吻,青涩而懵懂。


 


黄明昊终于放开了范丞丞,他撑起身子和范丞丞对视。


 


“你当初,连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


 


范丞丞皱起眉,他正要说些什么就被黄明昊压下来的嘴堵住。


 


“我好难过的……你知道吗?我好难过。”


 


范丞丞还想说话就又被一个吻挡住,多番尝试后范丞丞打消了辩解的念头,黄明昊只是想要一个聆听者罢了。


 


更何况,他们的过往,人人无罪又何须辩解。


 


黄明昊看范丞丞乖顺下来笑了,又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我那个时候经常想,你为什么会走,是不是因为我?你讨厌我了吗?”


 


仿佛这句话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他不再撑着而是趴到范丞丞的身上。


 


“范丞丞,你讨厌我了吗?”


 


范丞丞伸手在黄明昊的后背一下又一下轻抚,末了在他的后颈捏了一下然后黄明昊听到他的声音。


 


“我没有。”


 


“真好”范丞丞听到黄明昊说,“真好。”然后他感受到了来自肩膀处的湿意。


 


21


当初的事情,究竟谁对谁错呢?


 


两个懵懂的少年,只是遵循着自己的心意谈了一场本不应该的恋爱。


 


青少年的恋爱本来就酸涩微甜,两人本就懵懵懂懂彼此怀疑着。


 


对于公众的遮掩和对于摄像机的躲藏更是向警钟一样一遍又一遍的告诉着黄明昊他们二人相爱是错的。


 


彼时装大才勉强够十六的少年,大概所有的勇气都给了梦想,他没有一刻是不害怕的。


 


害怕这份感情会带给他伤害。


 


他感受到交好的哥哥离开时那份压抑与痛,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如果范丞丞要离开怎么办。


 


刹那间的惶恐与绝望袭来,他把自己关在宿舍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不会的,丞丞排名靠前谁离开也轮不到他,他们会一起出道然后一起被别人喜欢。


 


可如果他还是要离开呢?不是离开那个舞台,是离开他。


 


少年人往往是糊涂的,他们会害怕结束而拒绝开始,他们也会害怕分别而拒绝靠近。


 


还有更糊涂像黄明昊,怕分手就做兄弟。


 


22


范丞丞分手后行为反常他看在眼里。


 


一面心疼着一面又带着一种快意。


 


看啊,你多在乎我。别担心我们是兄弟,这样的关系我们会走得更远更长。


 


所以,别离开。


 


到底是从小在蜜罐里长大的小少爷,自小衣食无忧又因为年龄小而受到百般爱护和宠溺,想东西太简单又太自私。


 


他感恩喜欢他的人,却无知每一份喜欢也都十分辛苦。


 


他想要抓紧他喜欢的人,却年幼青涩地不懂方法。


 


明明是想要好好对待着的人,怎么无意间却伤害了呢?


 


范丞丞状态越来越差,黄明昊焦急地不行。


 


一天二十四小时,除去练习吃饭,他几乎在范丞丞身边寸步不离,无微不至。


 


范丞丞有时想笑:怎么分了手你反倒更加殷勤了?


 


有时尖利的话到了嘴边可看到黄明昊热切的眼神又压了回来。


 


那个孩子到底单纯,他的眼睛出卖了他。


 


范丞丞于是更难过,彼此的喜欢居然不够强大来维持这份关系。


 


你明明用着那么炽热的眼神看着我,却不敢在与我在一起。


 


那么这份关系,只我一人的勇气又怎么坚持下去?


 


23


 


喝醉酒的人是理论不得的。


 


黄明昊抱着范丞丞,絮絮叨叨和他讲自己这些年经历的事情。


 


范丞丞一面听着一面想笑,你的事情就算你自己不说我也知道,随便媒体上一搜都有千百个版本。


 


黄明昊有时脾气急讲话就会快,尤其是在抱怨的时候,突突突突的范丞丞根本跟不上。


 


然后他的语速又慢下来,放柔了声音和范丞丞讲关于他的事情。


 


他说他其实有好多个小号,特别关注都是范丞丞。


 


他还说其实他想建个站子专门为范丞丞应援结果被助理阻止了。


 


他最后说我好想你,我一直都好喜欢你,我一直好想见你然后和你说对不起。


 


范丞丞任由他抱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轻轻嗯了一声。


 


到了最后,范丞丞听见他说。


 


“范丞丞,和我谈恋爱吧。”


 


“……黄明昊,你是个混蛋。”


 


被骂的人使劲点头,然后问:“那你要和混蛋谈恋爱吗?”


 


范丞丞失笑,那手指点他的头:“哪有人要和混蛋谈恋爱的。”


 


黄明昊不说话看着他。


 


范丞丞伸手摸了摸黄明昊的头,他说:“Justin,我没想过再和你在一起。”


 


黄明昊抱紧了他,不说话。


 


范丞丞推了推黄明昊没有推开,他叹了一口气。


 


“黄明昊,你不能这样。”


 


你不能这样总是主导我们的关系,开始是你,结束是你,怎么如今复合又是你。


 


我已经接受了将初恋埋在心里再不提起,我已经接受了从此与你有缘无分,我已经接受了这样的自己,这样的我们。


 


你不能突然这样闯进来,把我这八年来竖起的墙摧毁推平,我的心很小,八年前的你埋在了里面,现在已经没有位置再给一个八年后的你了。


 


24


 


黄明昊抱着范丞丞不撒手,范丞丞说:“Justin,我们回不去的。”


 


“我没想回去。”黄明昊答。


 


他看着范丞丞,一脸的真挚诚恳:“我不想回去,我不喜欢16岁的过去,除了过去的你剩下的过去我都不喜欢。”


 


“我那时候真的不懂事,也不懂你。”他说着,手去牵范丞丞的手,被躲开就再勾住。


 


“我有的时候会做梦,我之前梦见过你一次,是我提分手的那一晚。”感觉到范丞丞的身体僵了一下,他收紧怀抱。


 


“我梦见,我没有讲分开,可是我们依然分开了,不是在那时,而是在之后。”


 


25


也许你会不相信,可我确实梦见过我们不同的未来,他们和我想的有些不同。


 


我想牵着你的手一起走到老,可每一次的梦境结局我们都松开了手。


 


每次你都会说:“黄明昊我喜欢你,可我们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然后我会醒来,才意识到自己只是多看了一遍《一代宗师》。


 


26


那是一个很好很长的梦,如果黄明昊能及时醒来的话。


 


他梦回到那个晚上。


 


他抱着范丞丞亲吻,流泪,分开的话在嘴里滚了几遍却没能说出口。


 


他不想分开,想要一起陪伴在身边的人,怎么能轻易的说分手。


 


于是他们依然在一起,一起接受众人的鲜花与掌声,一起迎来那场绚丽的表演。


 


他们这样过了很久,他慢慢长大,可范丞丞似乎没变。


 


他记得他们已经住在了一起,他回到家范丞丞正蜷在沙发上看电视,怀里抱着一只肥胖的橘猫,旁边零散着几袋打开了的薯片,他走过去和他接吻,不小心压到猫尾巴,那只胖猫一下子叫出来跳着跑走了。


 


他和范丞丞都笑,突然那声猫叫开始变得格外尖利,像是女人的嘶喊声。


 


他在回头发现范丞丞已经离他好远了,他被架在火架上,一群女孩围着他,他身上套着枷锁,脖子上被套上吊绳,然后他看到他的眼神。


 


怨恨的,冷漠的。


 


他想要尖叫想要叫他不要那样看他,他发现他也动弹不得,他身上同样被拷上枷锁,还被钉上骨钉,他感觉范丞丞说了些什么,可他听不见,耳边充斥着的全是女人疯狂的尖叫声和辱骂声,于是他冲范丞丞大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范丞丞笑,场景一瞬间就变了。


 


他们重新回到了那个夜晚的宿舍,这次他听到有人说。


 


“我们分开吧。”


 


那不是他的声音。


 


自此之后,他几乎再无法安然入睡。


 


27


“我想了很久,大概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勇敢,我还不能保护好你,和你一起承担这份感情要带来的压力。”黄明昊一字一句的在范丞丞耳边说。


 


“可昨天我知道我能见到你的时候我真的好高兴,真的高兴。”黄明昊笑。


 


“我今天看见你的时候就突然觉得,我不怕舆论也不怕压力了,我看见你站在那,我好想抱抱你,亲亲你。”黄明昊说着在范丞丞耳朵上亲了一口:“我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


 


“范丞丞,我可以追你吗?”


 


范丞丞笑,他拉住黄明昊献上了一个吻。


 


我曾经最怕的就是你的退缩,如果这份感情不只我一人的孤勇,那我有信心和你一起走下去。


 


黄明昊含笑回吻住范丞丞,学着他以前的样子,在范丞丞的背后一下又一下的轻抚着。


 


然后他说,


 


“范丞丞,和我谈恋爱吧。”


 


FIN


可算写完了,本来想做小富贵生贺结果没赶上,就这样还觉得差了好多东西,再次感叹自己文笔薄弱,啊……大概会有番外,嗯,大概。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234)

© 做一个梦 | Powered by LOFTER